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*

再见,苏先生

边城诗社:

文/窦卫


如果勇敢一次,人生会不会是另外的样子

外婆特别喜欢戴一顶红色毛线尖顶帽,一年四季,夏天最热的时候挂在烟袋上,天稍转凉,帽子就没离过身。
她佝偻着背从田间走过,只有帽子露在外面,邻里乡亲熟稔地打招呼,她在高高的秸秆后一声一声回应。
每天晚上睡前,轻轻拍打帽子上的灰尘,从中间对折摆在枕头旁。
直到去世,那顶红色小圆帽变成灰白色,跟着她的面容锁在相框里。
我小时候调皮,喜欢捉弄老人,见她这么宝贝她的帽子,经常恶作剧将帽子藏起来,或者干脆丢到房顶上。
她早上起床,找不到帽子,慌慌张张地喊母亲,小兰,帽子么得见了!
身手好的时候,她自己搬梯子上房顶将帽子拿下来,眯着眼睛用拇指和...

生日快乐哇小野比

我们爱得很好❤️

内心阴暗
不太善良

秀个恩爱吧

再难也总有出头的时候

欢迎来约做造型

©罗勒白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34